环保先锋案例展播 | 先锋故事:守护珍稀精灵,他们既是歌者更是战士
2020-06-18

“迈向生态文明 向环保先锋致敬”公益资助计划是由亚博vip2有限公司联合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共同发起的绿色环保项目,旨在为广大民间环保社会组织提供资助,支持绿色环保事业开展,提升公众环保意识。自2016年项目开展以来,累计资助77家民间环保社会组织,总资助额超1600万元人民币,有力地支持了绿色环保事业与生态文明建设。


呼一声,以唤群起,

踏万里,只为精灵。

他们,用行动守卫栖息地,

他们,让相遇不即是别离。


中国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,辽阔的国土,为超过4万种动物(含种下单元)提供了赖以生存的家园。人与动物和谐共生的图景也在中华文化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我们读着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诗句,听着龙凤呈祥的故事长大,殊不知,这些刻在我们基因里的文化符号,它们的原型正濒临灭绝。幸有环保先锋们,幸有来自一汽-大众的支持,他们用行动守卫着栖息地,让相遇不即是别离。


1.jpg守护着珍稀精灵的环保先锋们(图片来自“云山保护”)


保护黑嘴鸥,让吉祥鸟带来更多吉祥


黑嘴鸥,珍稀、濒危鸟类,国际特别保护鸟种。在辽宁盘锦,黑嘴鸥帮助努尔哈赤撤军,被誉为“吉祥鸟”的故事流传数百年之久。然而,因栖息地的丧失,在1990年盘锦被确定为黑嘴鸥繁殖地时,“吉祥鸟”仅剩1200只。为留住“吉祥鸟”,1991年,刘德天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环保NGO——黑嘴鸥保护协会,这一坚持便是29年。


2.jpg

“吉祥鸟”黑嘴鸥


栖息地是鸟类最重要的生存条件。29年来,黑嘴鸥保护协会花大量精力保护栖息地,在盘锦边缘地区,有一片“被遗忘”的广袤湿地。为了让它能“偏安一隅”,免遭破坏,刘德天经过三天苦思冥想,给这片原本在小河东面的湿地取名为“南小河”,这一个“南”字既是为了混淆方位,也是寓意保护之难。刘德天曾指着它对媒体大声疾呼:“这是黑嘴鸥最后的家园!”


3.jpg

觅食的黑嘴鸥


想让黑嘴鸥愿意安家落户,还要解决它们的“口粮”问题。沙蚕是黑嘴鸥的主要食物,但由于国外大量从中国进口沙蚕,用作海上钓鱼的鱼饵,导致周边渔民滥采乱挖,沙蚕资源面临枯竭。为了修复黑嘴鸥的觅食生态,协会组织技术攻坚团队,采用人工方法孵化沙蚕苗,播撒在南小河湿地。如今,“南小河”既有“宿舍”,还有“食堂”和“洗浴中心”,黑嘴鸥可以自由安全地繁衍生息。


4.jpg

刚孵化出来的雏鸟

保护黑嘴鸥需要盘锦世代接力,更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。为了让它的故事接续流传,黑嘴鸥保护协会邀请民间画师绘制连环画,并与景区合作创建环境教育社会实践基地,让孩子们了解“吉祥鸟”。而在“大众伴黑嘴鸥一起飞 环保宣传万里行”项目中,协会历时99天行程1.2万公里,对沿途11个省市的湿地进行考察,呼呼全社会保护黑嘴鸥。眼下,盘锦的黑嘴鸥已经增加到了10000只以上。对于弹指近半生的付出,“环保是马拉松,不是百米赛。”刘德天如是说。

守护长臂猿,让悦耳的猿声回荡深山


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诗句中提到的猿声,五百年前的长江流域或许能听到,但如今只在云南、广西和海南的少数原始森林里才有分布。在云南高黎贡山及德宏州盈江县等边境森林,面对栖息地退化加上非法猎杀,致使天行长臂猿这个名字源于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的类人猿,在中国境内分布的数量不足150只,成为全球最为濒危的物种之一。


5.jpg

“天行长臂猿” 发现即告别(图片来自“云山保护”)


为了守护这不到150只的“天行者”,以大理白族自治州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为代表的学者、动物保护人士、巡护人员常年“驻扎”在原始森林。由于基地缺少稳定的电力,夜幕降临之后,他们没有娱乐活动,也没有综艺和电视剧,只有眼睛亮晶晶的鼯鼠在树上陪伴他们入睡。


巡护是科研工作的关键支撑。蔡芝洪(蔡叔)二十余年如一日地坚守在护林岗位上,冒着生命危险,防火、防盗猎、追猿、捡拾猿粪、标记食物树。清晨四点,蔡叔就要到长臂猿过夜的树下等待第一抹晨光升起。一天之中,长臂猿跑到哪里,他就要追到哪里,寸步不离,再高的坡也要爬,再陡的崖都要下,还要在枯叶和泥土之间寻觅长臂猿粪便的痕迹。雨季时候,长臂猿活动会长达十二个小时之久,他在树林中哪怕浑身都被雨水浇透也继续坚持。


6.jpg布设在树冠上的温度光照计 蔡叔需要徒手爬20多米高的大树(图片拍摄:欧阳凯)


长臂猿的鸣叫具有很强的穿透力。因此,靠长臂猿的声音来确定其数量和位置是科研工作的重要部分。而监听并非易事,不仅路途中密布石头与荨麻,还没有设备支持,所以靠的只有人耳。监听人员常因怕错过长臂猿鸣叫而努力辨认来自大自然的每个音符,几个小时过后已经在各路鸟叫、昆虫的声音中接近神经衰弱。当听到猿声回荡深山时,在场的人万分激动,因为那是生命的鸣叫,是希望的声音。


7.jpg“天行者”在这片森林里鸣叫(图片来自“云山保护”)


拯救绿孔雀,让凤凰不仅仅只是传说


“我们凤凰的原型,怎么能在大家的环境保护热情日益高涨,政府越来越重视的这样一个时候,还让它灭绝呢?”这句话是“野性中国”创始人奚志农的发自肺腑之言。若不是他的讲述,我们或许无从得知原来凤凰来源于绿孔雀;如若不是他奔走呼号,我们将更不会知道中国的野生绿孔雀仅有不足500只;如不加保护,不久的未来,凤凰将完全成为“传说”。


绿孔雀对生存环境极为挑剔,它们需要连片的保护完好的森林、滨水的沙滩、平坦并背风的地形,且最好是热带季雨林。然而,适合绿孔雀之地同样也非常适宜人类定居和耕种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云南的雨林植被早已被开垦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香蕉、橡胶等大片热带经济作物。奚志农及其团队人员甚至没来得及对绿孔雀做一番较为全面的调查,她们就已经悄然离去了。


8.jpg

“凤凰”原型,中国本土的绿孔雀


红河中上游流域石羊江、绿汁江河谷,保留了中国最完整的季雨林及热带雨林片段。这里是绿孔雀最后最完整的栖息地,同时还有多种其他国家一级、二级保护动植物,包括黑颈长尾雉、巨蜥、元江苏铁等,具有极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非常高的科研价值。“我们希望通过抢救性调查和记录,协调有关部门,推动划立红河中上游流域生态红线。”奚志农表示,希望借助抢救性调查及记录,协调有关部门,保护好绿孔雀赖以生存的家园,让人们在未来还能目睹它带来的那份惊艳。


9.jpg绿孔雀经常出没的地方


与动物,比邻而居,共享自然。和谐相处,共生共赢是如此美好,同时又是那么艰难。幸而有环保先锋们,幸而有越来越多像一汽-大众的企业公民一起加入。作为汽车行业的领军者,一汽-大众始终秉持社会责任的初心,力于行业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,促人、车、社会、环境的和谐共生。未来,一汽-大众将持续关注绿色环保事业的发展,凝聚各界力量,投身环境保护事业,担当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。


环保路上,始终有你。

与众同行,驰而不息。


10.jpg